他是采摘第一朵“蘑菇云”的人,扎根羅布泊三十載,成為共和國銘記的核科學先驅
陳達:一生獻給祖國核事業
來源:南通市科協 發布時間:2019-11-01

■丹心照大漠,血汗寫艱難;青絲化白雪,情鑄邊關戀。陳達將個人追求融入國家命運之中,將一生奉獻于我國的核事業,用生命譜寫了一曲大漠忠魂。

res04_attpic_brief (1).jpg

陳達(1937-2016),江蘇通州人,核科學與技術專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少將。陳達長期從事核科學技術研究工作,在核診斷學領域取得多項研究成果。他先后承擔和參與國家級、省部級各類科研項目50余項,曾獲國家發明二等獎2項,三等獎1項,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。

7月21日上午10時,陳達追思會、生平事跡圖片展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將軍湖校區舉行。在硯湖邊的樹叢中,陳達塑像神情自若,眼角含笑。陳達家人向記者動情回憶了他為祖國核事業奉獻一生的經歷。

1937年7月,陳達出生于南通一個貧困家庭,歷經戰爭、家徒四壁的他,從小便立下了改變現狀、報效祖國的青云之志。

1963年,陳達以優異成績完成清華大學核物理專業學業。聽了周總理“向科學進軍”的報告后,陳達熱血沸騰,不顧家人反對,毅然放棄留校工作的機會,和一批大學畢業生收拾行裝,來到羅布泊,成為茫茫戈壁的一員。陳達兒子陳偉時回憶,父親曾對他說過:“爸爸學的是核科學,就應該到基地去。爸爸是國家培養出來的,爸爸不去最艱苦的地方,誰去?”

剛到基地,陳達便投入到準備工作中,他所在的研究室負責采集樣品,進行分析研究。經過日夜攻堅,他們終于設計出了一套采樣方案。取樣前的準備工作是在1964年夏季進行的,艱辛程度難以想象。陳達曾回憶說:“我們于6月底陸續進駐場區,空氣溫度40多攝氏度,戈壁灘地表溫度卻高達70多攝氏度,穿軍用球鞋都燙腳。中午在帳篷里根本沒法休息,每個人都是鼻子出血,嘴唇干裂。到了夜間有時狂風大作,飛沙走石,甚至連帳篷都被吹倒了。我們喝的是孔雀河的水,這個名字聽起來很美,但河水中含有氯化鉀,喝了以后拉肚子,什么藥也治不了,只能慢慢適應。戈壁灘上的蚊子更厲害,個頭大,大家開玩笑說‘十個蚊子一盤菜’,人被咬了還會過敏。”

在艱苦惡劣的條件中采集數據,不僅能夠判斷此次實驗是否取得了完全的成功,還將為以后的研究提供重要的理論參考。這樣艱巨的任務,當時就落在了年僅27歲的陳達身上。陳偉時說,在羅布泊時,父親累了就在實驗室休息一下,睡也只睡兩三小時,半個月不回家是家常便飯。

1964年10月16日15時,羅布泊上空升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,那是中國自主研發的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的信號。這標志著我國的國防向前邁出了關鍵的一步,成為繼美國、蘇聯、英國、法國之后第五個擁有核武裝的國家。

當第一顆核彈試驗的煙云還在翻騰之際,陳達和戰友們穿上厚重的防化服,奮不顧身前去取樣。自我國首次核試驗至今,陳達參加了其中的大多數。

2001年5月,65歲的陳達來到南航,將他的余生都交付給了這片熱土。在南航講課的這些年,陳達從來都是自己備課,備課本上永遠寫得密密麻麻。每次講課,陳達都是以西裝領帶出場,70多歲仍堅持從頭到尾站著講課,不厭其煩地用粉筆一個個寫出推導公式,滿黑板的板書工工整整。

2016年7月22日,陳達因病逝世,享年80歲。按照生前遺愿,骨灰安葬在了他曾經奮斗奉獻過的基地。

(此稿刊登于2019年9月1日《南通日報》A1、A2版)

責任編輯:嚴惠慈

22选5走势图表幸运之门